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皓 > 委内瑞拉: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落

委内瑞拉: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落

    每十个委内瑞拉人中就有一个正在办手续或者正在寻找出路要离开这个国家。在超过一百万生活在国外的委内瑞拉人中, 90%以上拥有大学学历,还有40%研究生和14%的博士。委内瑞拉是一艘正在下沉的船。而这艘船上,有全拉美储量最多占全世界4%的石油,有丰富的铁矿金矿,有本应该和其他石油大国一样坐享上帝馈赠的3000万公民。

    实际上,委内瑞拉中上阶层的移民潮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经济和政治危机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在查韦斯上台以后愈演愈烈。尤其是到本世纪初,仅仅因为这些人不赞同他的政治观点,查韦斯从国有石油公司和其他能源公司辞掉了24000个科研和技术精英,更是把出逃推向了高潮。 

    近来的油价大跌让委内瑞拉“以石油换外汇,外汇支持民生”的经济模式摇摇欲坠,油价骤跌的影响在这个高度依赖原油出口来平衡财政预算的国家身上发挥到了极致。曾有统计称,油价要保持在85美元/桶左右,委内瑞拉才能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来支付进口商品和偿还债务。 

    国内的基础工业、民生工业基本上全部掌控在政府手里,而政治腐败、管理落后,让国内的产业链条几乎停滞,这就越来越依赖进口,但又没有足够的外储来支持进口的花费;油价下跌,让本来就单一的收入来源更加受挫,而政府仍然继续描绘美好蓝图,而非寻找出路,寻求改革。

    除了21世纪查韦斯推进的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中的政治分歧以外,还有其他的社会和经济因素也促成了这种出逃:比起背井离乡和重新开始所要面对的所有问题,他们更惧怕在自己的国家被绑架,害怕死在街上劫匪的枪下,或者在药店买不到药,再或者,害怕因为缺乏原材料而丢了辛苦打拼来的企业。

   为什么这么说?让我们来看看现在的委内瑞拉: 

   这里每家报社都有一个必不可少的“Suceso”(案件)版面,无论是国家报还是地方报。这个版面的记者最不缺新闻来源的,每天都会有人死于凶杀,有尸体被发现。2013年,委内瑞拉2.5万人死于暴力犯罪事件,并且这个数字一直在上升。这个数据已经使委内瑞拉成为了拉美最血腥的几个国家之一。

   我最后一次在超市买到牛奶应该是半年前,还有洗发水和卫生纸也要限量,而且时不时就断货。即使超市里面货架空空,人们也要天不亮就要起来在超市外面排队,才能买到米、面等最基本的食品----今年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更是达到了64%,位列全球第一。上周,报纸上说,全国性的药品短缺率已经达到60%。

       我看到工人们习惯了由工会带头天天在停工的工厂门口排大队就只为了等待政府给个工作的机会发工资,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Antes Venezuela no era así(委内瑞拉原来不是这样的)。最近和我一起工作的工程师在给他儿子办理去美国上学的一系列手续。他儿子今年22岁,学的是牙医,放弃了在委内瑞拉还没有完成的大学本科学业,去美国要从语言预科开始,一切重新来。

   即便是这样,政府还是把更多的外汇份额用在进口所谓的“圣诞节传统物资”上,将在2015年投入更多的预算在查韦斯党派的媒体花销上,意图显而易见,为了宣传他们的“民主”思想和营造出一个全民富足安乐欢欢喜喜过大年的场景。

   但童话故事到底能讲多久呢能骗到多少人呢?

   更让人无奈的是,委内瑞拉曾经因为同样的原因,向其他国家的移民敞开大门:在二战期间以及战后,葡萄牙人、西班牙和意大利人来寻找避难所;智利、阿根廷和乌拉圭人也因为70年代的政治独裁纷纷逃向委内瑞拉;也正是在这儿,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人也曾经找到了更好的谋生之路。

       今天,这些上个世纪移民者的儿子、孙子,却带着类似的无奈,正在重走一遍父辈的路,回到他们祖先的故土。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