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皓 > 古巴:一个刚可以上Facebook和Twitter的国家

古巴:一个刚可以上Facebook和Twitter的国家

周末一大早,家住瓜纳哈伊的路易斯便开车朝距离小镇一小时车程的古巴首都哈瓦那市区的米拉马尔商业中心赶去,那里每天都聚集着大量和路易斯一样、专程跑来上网的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上网。

今年7月初,古巴政府终于在全国范围内开放了35个公共无线上网点,古巴人开始慢慢重启与世界的联系。

哈瓦那一家有公共上网功能的文化中心

这些无线网点分布在哈瓦那、卡马圭等16个大城市的公园和商业中心,米拉马尔就是其中一个。古巴人能通过连接此公共wifi网络浏览网页、下载文件,信号好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视频通话。古巴唯一的国有电信公司(ETECSA)每天出售数目有限的预付卡,每张卡的上网时间是一个小时,约合2美元。无论刮风下雨,每个公共上网点都挤满了人。虽然到了晚上这里没有任何照明设施,路易斯还是很高兴,毕竟这已经是古巴有史以来最经济也最容易的联网方式了。

古巴公共网点晚上的样子

路易斯的几个表亲都在美国,与更加昂贵的长途电话相比,他更乐意驱车跑来这里,通过Skype和亲人聊天,在Facebook上更新家庭照,打开Google搜索一下最近新出的美剧和电影,或者是用Twitter了解国际时事。

但是,对于一个网络普及率不足5%的国家来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所能带来的影响力其实微乎其微。

在设立这些公共wifi上网点之前,古巴的网络接入权限只集中在政府部门、大学、外国企业和涉外旅游酒店,外加几个零星分布、价格昂贵的国有“网吧”。即使是在古巴的外国企业,也要通过政府层层审批,花高昂的费用才能接入网络。涉外旅游酒店里提供的wifi上网卡每小时约合4.5美元,政府设立公共wifi连接点之后,网费虽然降到了每小时2美元左右,这个价格也是绝大多数古巴人负担不起的——古巴的人均收入仅为每周5美元。

如此看来,古巴政府仅仅通过这一点就能轻松实现网络的“管控”了。政府甚至公开发表言论将网络称为“21世纪的重大疾病”。

过去,互联网一直被古巴政府认为是“可有可无”的不必要投入,通信基础设施的落后是造成古巴上网价格困难且昂贵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古巴和委内瑞拉之间第一条海底光缆投入使用的时间是2013年,那时古巴大部分的网络速度还停留在拨号上网阶段。打开一个普通页面,也需要几分钟。从中国发往古巴的邮件,超过1M的就被系统自动退回了。移动互联网?那更是遥不可及。

不过,从去年开始,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改变。2014年3月,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全体会议表决,一致通过新的《外国投资法》,以吸引更多外国投资,解除了之前对投资方和投资领域的过多限制。2014年1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分别发表讲话,宣布将就恢复两国外交关系展开磋商。2015年7月20日,古巴和美国宣布恢复外交关系,重启在对方国家的大使馆。

2015年4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在巴拿马城举行的美洲峰会上会谈

古巴政府此前一直将互联网接入限制归咎于美国的贸易制裁和信息封锁,有政府高官曾表示“对于开放网络接入不存在任何政治上的限制。”随着古巴与美国外交关系的破冰,全世界都在关注古巴的每一点革新和改变,古巴政府为商人、游客和古巴民众进一步开放网络也已经是大势所趋。

​各大技术服务公司纷纷表示愿意进入古巴市场,提供最新的网络服务。今年7月,谷歌向古巴政府提交的一套详细方案中,谷歌提出承担几乎所有投资成本,希望为古巴人民带来更快速便捷的网络。但随后,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二书记副总统何塞·拉蒙对谷歌的方案做出回应:“总有人愿意送上免费的午餐,但其目的不是为了让古巴人民通过网络相通起来,而是为了入侵我们,做我们意识形态的工作以实现一种新的征服。”

路易斯说:“我总是在想,现在越来越多人能够通过网络渠道获取信息,也许政府也会加大对此的监管力度了。就好像你终于能探出头呼吸外面新鲜空气的时候,总担心着有双眼睛在看着你。”

推荐 8